野猪拟从“保护动物名录”移除,“人猪战争”有望平息了?

野猪拟从“保护动物名录”移除,“人猪战争”有望平息了?

野猪拟从“保护动物名录”移除,“人猪战争”有望平息了?

原标题:野猪拟从“保护动物名录”移除,“人猪战争”有望平息了?

2021年12月10日,国家林草局网站发布关于《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国家林草局同时发布的相关说明显示,本名录调整征求意见稿共包括陆生野生动物39目177科1789种,具体调整内容为:一是将原名录中列入国家重点保护范围的187种加昆虫的8属(兽类12种,鸟类129种,爬行28种,两栖10种,昆虫8种8属)野生动物予以删除;二是将原名录中转按水生野生动物管理的191种(爬行43种,两栖148种)野生动物予以删除;三是新增680种(兽类30种,鸟类445种,爬行49种,两栖132种,昆虫24种)陆生野生动物,扩大了保护范围。

记者注意到,本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中,删除了2000年被列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里的野猪。

国家林草局介绍,为贯彻落实《野生动物保护法》,加强对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以外的陆生野生动物资源的保护和管理,2018年修正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十条要求国家对野生动物实行分类分级保护,并据此制定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和《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

其中,《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由原《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更名而来。这份名录也被称为“三有”动物名录。

本次名录调整,以科学评估陆生野生动物物种生态、科学、社会价值为核心,充分考虑种群变化动态、面临威胁、社会关注等多方面因素,提出了名录调整基本原则:一是坚持生态优先;二是维护科研需要;三是有利于社会发展。

野猪频繁闯祸

2021年似乎是人猪矛盾爆发的元年。有媒体统计,仅2021年,南京野猪上了12次微博热搜,被戏称为“野猪之城”,发布的标题诸如玄武湖又现野猪在湖中畅游,野猪妈妈率一串野猪娃娃觅食撞车,“双十一”野猪校园秀恩爱被麻醉带走;

2021年5月8日,河北省石家庄井陉县,几位村民被一只闯进村子的野猪袭击,其中两人受伤被送往医院救治,其中一位80多岁的老人伤势严重;

2021年10月,中国香港歌手李玟的母亲外出散步时遭遇野猪袭击致半身瘫痪;

2021年10月22日,黑龙江伊春市朗乡一位农民在自家地里捡黄豆的时候,被一头大野猪袭击,后背有一个被野猪用獠牙戳伤的洞……

专家分析,野猪伤人事件频发,与种群扩大,打破生态系统平衡有关。据公开的信息显示,陕西省野猪分布数量超过10万只;在四川省通江县,据初步调查,2020年全县已有野猪20000头;在安徽省休宁县,2021年一项调查发现,全县境内野猪总数量约为7134~7946头,陆域达到3.8只每平方公里,超过了2只每平方公里的合理种群密度标准。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处于食物链中端,野猪繁殖能力极强,大熊猫和羚牛每胎产一仔,而野猪一胎最多能产到九仔。退耕还林、天然林防护工程的实施,促进了野猪的种群扩大,可野猪的天敌——豺狼虎豹等没有野猪种群恢复得那么快。

野猪越来越多不仅是农民的感性认识,也符合官方判断。根据甘肃省陇南市野保站的论文数据,2016-2020年,陇南野猪致死12人。据安康日报,陕西安康市天然林保护中心野生动植物保护科工作人员介绍:“从2016年至2020年,野猪造成人员伤亡事件10起,造成各类经济损失3亿多元。”

据安徽经视报道,在安徽桐城市,今年以来,全市已经接到野猪侵害村民财物的报告将近40起。当地村民表示,很多母鸡看到同伴纷纷遭野猪祸害,吓得内分泌失调,连蛋都生不下来了。桐城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站站长章运动介绍,今年是往年的数倍以上,去年只有三到五起,前年只有两三起,今年野猪危害比较严重。

图片来源:安徽广播电视台《第一时间》

虽然恨得牙痒痒,但村民们却对野猪束手无策,一是打不得,二是打不过。

近年来,也有不少因非法狩猎野猪获刑的案件引发关注。

今年11月24日,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一对夫妇因在3个月内猎杀了至少8头野猪,犯非法狩猎罪被判缓刑引发关注。“我实在是没办法了,野猪把我100多亩地吃得70亩都要绝收了”,被告人吴某向法庭这样陈述。

野猪泛滥成灾,人猪矛盾日益加剧,已引起多部门重视。

今年,国家林草局对野猪等野生动物致害问题开展专题调研,并对全国31个省(区、市)野猪等野生动物致害情况全面摸底调查。另外,两次下发专门通知,在包括四川在内的14省份开展防控野猪危害综合试点,研究拟定技术措施,指导各地开展种群调控、主动预防、补偿等工作。

综合界面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 央视新闻 新华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Previous PostNextNext Post